走進Vita Hair Design 的現在與未來-最滿意的組合

我問了VITA一個問題,如果要她形容每個夥伴,各自給他們一個建議,她會說些什麼?後來她應該是偏題了,但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她說了『這是我最滿意的組合。』這句話,要我說這所謂最滿意的組合結合了很多重要的元素,而他們每個人都代表了一種特質。

務實的VITA

VITA是個很務實的人,經歷過家道中落的美髮產業,看過台灣美髮的興衰,不管品牌的定調如何,最終他還是回到經營面來看,因為她對這些一起工作的夥伴有責任,對信賴她的客人有責任,她必須維持這些穩定的營運,才能在這個轉角立足25個年頭,『終究還是得看財報。』那個晚上她說了不下十次,但我知道她想說的是一件在經營上面最基本,但卻最常被忽略的一塊,就是如何永續經營。

『那些美髮講座的人看到我都很討厭,因為他們每次在上面講的口沫橫飛時,我都在下面按計算機,我看得很清楚,這樣的方式根本沒有辦法長久經營一家店,但下面還是好多人趨之若鶩的想跟隨台上的人,但這樣的我們根本無法進步,因為連生存都很難。』她打好了地基,讓她的夥伴繼續建造屬於他們的願景。

創意的Benson

『我那時候在英國的地鐵看到印象深刻的一幕,有個女孩她的馬丁鞋拉鍊壞了,我看到她拿起迴紋針充當那個掉了的拉環,我覺得這就是創意,因為物質的匱乏而造就了想像的空間。』

Benson眉飛色舞的敘述著他看的這些,然後講起了2000年的資訊大爆炸,我記得那是千禧年,MTV台出現了,很多街頭的文化盛行,當時的我們都在街上溜躂吧?因為光是坐在中友門口就可以看到各種很新潮的穿著,至少對當時的我們來說。

『我記得那時候大家都很怕跟別人一樣,每個人都好有創意,但現代人的美感很侷限,反而變得很怕跟別人不一樣,別人有齊瀏海我就得有齊瀏海,不上個髮捲出門,好像就不太對勁,那時候資訊好難獲得,反而讓大家更能去思考適合自己或自己想要的樣子是什麼。』

負責品牌行銷的Bensen雖然已經漸漸把現場的舞台留給新一輩的設計師發揮,但依然負責團隊中對於創意發想的整合,身為VITA HAIR的創意總監,當然代表著創意。

安心的FIONNE

FIONNE的話不多,但說起話來很有條理,令人感到早熟的談吐也不意外現在的夥伴都是由她親自面試進來的,我問她如果今天客人堅持要的髮型跟她心目中客人理想的髮型天差地遠,她會怎麼做?

『我會先溝通,畢竟我們雖然是藝術創作者但也是服務業,當然希望可以讓客人滿意的離開,但如果太過無理或是現況根本無法達成的要求我還是會拒絕的,其實有些方法是看著前輩們的應對進退學習來的,我可以先照著他想要的方式進行,但在中間的過程加入自己的創意,在這樣的衝突中找到彼此的平衡。』

她很細心,訪談的時候她第一個把走道中的桌子移走,晚餐來了她也主動幫大家分好,跟她看起來俐落的外型有很不一樣的溫度,而她對家人的責任感在工作場域中也沒有停止,她就像個讓人安心的存在,隨時等著小夥伴們發問,默默的學習默默的進步,默默地照顧著身邊的所有人。

精準

『我當時找了三家美髮,前兩家都是蠻知名的髮廊,第一家的晉升規定在我的評估下的確難以達成,而第二家的店長在面試我的時候滿身煙味,這的確不是我想要的工作環境,因為客人也許根本不想聞到煙味,來到這裡面試那天我印象很深刻,我一走進來,所有人都轉頭看我,問我需要什麼,我當下就決定是這裡了。』

『我看GOOGLE評論都從一顆星開始看,我太好奇一顆星的原因了,我發現VITA HAIR的一顆心都是單純客人主觀的感受而產生,但沒有一篇是講到技術不好,所以這是一家技術沒有問題的髮廊,我要從零開始學東西,就是從這裡了。』

如果不是知道MAX原本從事資訊產業,我可能會非常驚訝這個人的邏輯也太清楚了,他對於美髮有自己的一套理論,他善於吸收各種資訊再轉化成他的美感,而染護髮對他來說就是化學,染劑的精準度跟各種藥水的搭配是可以被計算出來的,原本安靜的他,在說起這一切的時候,就跟化學反應一樣,讓人覺得他在發光。

活力YOKA & NICK

我對YOKA跟NICK的印象是他們很餓,因為MAX的限動很常分享這兩個孩子吃東西的畫面,我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們想起了鱉四與大頭蛋這部動畫,兩個男孩都很瘦,留著時下流行的韓系髮型,但聊起天來充滿無厘頭跟笑聲,YOKA很常自嘲,但其實是個溫暖的男孩,因為他第一時間把他的雞塊分給我了,我大概可以知道這樣用搞笑填滿各種空白的原因,他只是想讓每個人都感到自在,NICK雖然安靜,但在YOKA的搞笑尷尬時總是可以順利接下那個爛梗化解那個尷尬的瞬間,他們看著眼前這些不同世代的前輩,告訴我他們只想把現在能做好的做到最好,然後朝著這些人的背影前進,還有交到女朋友,那天訪的笑聲,真的多虧他們的活力。

我一直相信所謂的團隊是需要衝突跟化學效應的,看著這些人各自發揮著自己的特質在這個空間裡,我真的可以理解VITA說的

『這是我目前最滿意的組合。』

(攝影/宏生 撰文/黃大威)

走進Vita Hair Design 的現在與未來-

40 30 20

那天的訪談像是一個跨世代的對談,從整桌的麥當勞開始,談到價值觀、人生觀、美感、夢想甚至家庭,我分到了不僅是一包薯條,還有不同世代對於世界的看法。

40-VITA & BENSON】髮型設計師

Vita:『你明明比其他人花了更多的時間跟心力練習,為什麼你要被議價,削價競爭的結果就是當比你便宜的設計師出現,客人也會因此而離開。』

也許身為空間中唯二的七年級生,VITA跟BENSON背負的不只這個團隊的營收,還有對於美髮產業的使命感吧?這是一個講求快時尚的時代,城市中的髮廊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VITA和Benson只堅持把一家店做好,一做就是25年。

Bensen:『早期的美髮產業都是以技術為本,做出口碑,但這個世代會選擇先行銷,再消耗掉這些好不容易被吸引進來的客人。』

其實不只美髮,各個產業都漸漸地因為網路行銷的佔比,失去了原本的初衷,但要怎麼在新的浪潮中站穩腳步,又能順應著浪前進,本來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Never stop learning.』不管他們去了多少次不同的國家進修,最後得到的都是這句話,於是他們不斷學習新的時尚,但堅守著核心精神,這是屬於VITA HAIR的40,代表著踏實。

30-FIONN & MAX髮型設計師

把薯條遞給我的FIONN看起來不愛說話,但其實心思細膩,總是照顧其他夥伴,最意外的是她對保險知識的豐富,一度以為她還有副業是保險業務,訪談中才知道她家人生病,而她肩負著經濟上的壓力,對於醫療長照保險的知識,來自照顧家庭的早熟。

我問:『妳理想中的設計師是什麼樣子?』

FIONN:『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因為每個時期都會有不同的養分跟嚮往,但如果要我回答,我可以說我知道我不想成為什麼樣的設計師,在這一路走來的學習過程,有太多的前輩足以當作借鏡,我很清楚那不是我想要的樣子。』

從訪談開始都沒有說話的MAX,終於在我問了他第一個問題的時候開口了,談話間充滿自己的邏輯跟條理,讓人忍不住會想跟他多聊幾句。

『你為什麼會進入美髮產業?』

MAX:『當時的我仔細想過,如果這是我人生中最後一次改變跑道,那我想要什麼?或是我不想要什麼,我以前是念資訊科的,經過大量的程式語言,我知道我不想要這樣的生活,於是我面試了三家髮廊,前兩家有讓我不願意加入的原因,我加入了第三間面試的美髮團隊,就是現在的VITA HAIR。』

30是個轉捩點,渴望得到上一代的認同,又不希望與新世代脫鉤,但找到自己想要跟不想要的,是這個年紀最重要的分水嶺,做出決定需要的是勇氣,改變的勇氣,承擔的勇氣,屬於30的勇氣。

20-YOKA & NICK髮型設計師

YOKA跟NICK的個性是截然不同的存在,但年輕的活力及無厘頭讓訪談中偶爾出現的嚴肅輕鬆不少,身為設計助理的他們分別來自不同的背景,過程中出現的『精緻窮』一詞讓我當下一頭霧水,第一次聽到的我還以為是什麼韓國藝人(笑),講話時手勢很多的YOKA如同饒舌歌手,而害羞的NICK總是靦腆的笑,但回答問題時極為認真。

『你唸產品設計的,怎麼會到美髮產業實習啊?』

YOKA:『因為我學設計學得很迷惘,我不知道我為什麼一直學這些,我也知道我畫畫沒有人家好,因為其他人比我還努力,但我沒有那麼努力,所以我想說選一個從零開始的工作,老實說我也沒想好自己想做什麼,感覺美髮產業比較容易交到女朋友吧?(好危險的發言)』

『那你為什麼加入美髮產業?』

NICK:『我高中本來是念體育的,但因為大學的時候韌帶受傷無法繼續,我阿嬤經營傳統理髮店,哥哥也是美髮設計師,從小耳濡目染也有點嚮往這個技術,家人也都支持,我就決定來學習。』

(真的是省話一哥)

看似衣食無缺的寬鬆世代,缺少的是來自生活的壓力或對未來的確定,但擁有的是青春的活力跟無限的可能,可以選擇也可以放棄,雖然享受活在當下的『精緻窮』,但還是在懵懵懂懂中摸索著前進的道路,路上的每個背影都是他們的學習對象,而無限的可能性是屬於20的權利。

而20、30、40的相加並不是單純的數學題,是VITA HAIR創造出的化學效應。